新闻中心

韩少功:和平与安逸是一种隐秘的掠夺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8:00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
韩少功:安定和舒适是一种偷偷的掠夺

休闲就是感觉。催眠师是一部能让人兴奋几天的精彩电影。一部会被重复上千遍,让人昏昏欲睡的电影,最后让观众变成了一个还没有进医院的空壳蔬菜,坐在柔软温暖的沙发上。其实这些人没有生活,因为他们没有“活得像一年”的痛苦,却有“活得像一天”的快乐。

记住形象最深的人生,也就是最艰难的人生,让人感到忧虑的形象几乎可以在每一天、每一小时、每一分钟实现。也许正是因为害怕失去这个形象,我才忍不住一次次制造磨难,就像一个孩子无聊的时候愿意咬手指头一样。我从湖南搬到海南,住在破旧的营房平房里。我面临着严重的电力短缺。我每天只能在晚上点昏暗的蜡烛来看铺。到处都是冒烟的小马达。我也面临着缺水的情况。刚开始做饭的时候,水管经常断。我需要人提着水桶四处找水,但我需要把海边和河边当成洗澡的地方。此时的海口不是城市,更像一个大集镇和渔村,缺少红绿灯和下水道。有绿色的农田,不时有野生火鸡和兔子冲进房子。另一只黑暗的热带蚂蚁突然倒在墙上,使得白墙变成了黑墙,然后突然消失,使得白墙完好的重新出现。

但我发现,我所推崇的生活,无论是苦行僧的冒险,还是享乐主义者的冒险,永远是最接近死亡的。活着需要勇气,死了也需要勇气:生死如此之近。

但我发现,我所推崇的生活,无论是苦行僧的冒险,还是享乐主义者的冒险,永远是最接近死亡的。活着需要勇气,死了也需要勇气:生死如此之近。

生活是苏醒,一个在宇宙漫漫长夜中从苏醒来到这里的机会。每个人都只有这样的机会。我打了几个盹,一次又一次差点睡着。所以,我必须永远唤醒自己,激活自己去看、听、闻、尝、摸某样东西,就像遇到奇迹时磨练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样。我要从这个大睡袋里出来,海口市龙昆南路99号,洗脸刷牙,到外面去感觉眼花缭乱。我知道出国旅游没用。任何旅行都不会陌生或危险。这只是对电视上美丽风景的放大回顾。酒吧茶馆的社交是没有用的。任何社交既不陌生也不危险。无非就是让电话机里的交流变得有礼貌,有一个面对面的视觉回顾。我甚至不知道学习和写作可以滋养大脑,但我可能会抛弃感官,让眼、耳、鼻、舌、皮肤等过早衰退。

韩少功:安定和舒适是一种偷偷的掠夺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代理  亚博棋牌  bi feng roi  亚博体育官网app_亚博最新版  必威体育首页注册